< >

江西临川王氏凯发k8序言

王安石墓迁葬灵谷东后月塘考略

 

      王安石是临川人,宋天禧五年十一月十二日(1021年12月18日)生于临江军(今江西省清江县)。夭圣六年戌辰(1028年)王安石八岁“侍其父行”去四川新繁县。天圣八年庚午(1030年),王安石父王益以展中丞知韶州。明道二年癸酉(1033年),王安石祖父王用之卒,父益解官回家,王安石十三岁随父从韶州回临川守丧,三年后除服,安石随父至京师(汴京)。景祐四年丁丑(1037年,)父通判江宁(今南京市),安石十七岁随行。从此,江宁便成了王安石第二故乡。王安石曾三次任过江宁知府,对江宁有深厚感情。熙宁九年(1067年,)王安石辞相判江宁府,便在江宁城东门和钟门(蒋山)的中间一个叫白塘的地方,修盖了几间房屋,因处于白下门至钟山半道上,取名半山园(今为解放军海军学院),后改为半山寺,全家居住在那里。

 

    王安石的父母全都死在江宁,葬在江宁。王安石于宋哲宗元祐元年四年初六日(1086年5月21日)卒,也埋葬在江宁,这是没有疑问的。《金陵新志》卷十二载:“王舒王墓,名安石,在半山寺后”。

 

    王安石十三世孙王仁煜(号高隐学士),元世祖至元辛已(1281年生),元顺帝至正十五年乙未(1356年)殁,曾撰《拜荆公墓》云:

 

郁郁佳城数百年,一迥瞻拜一潜然。

 

打松来借樵夫路,荐藻猷分太守田。

 

春水池塘添骤雨,夕阳岩树横抹烟。

 

范鞋竹挟无由识,深愧云仍失所传。

 

     这首记载在江西省崇仁县《甘坑王氏九修族谱·艺文·奚囊草》里的此七言律诗证明,高隐学士卒前(1356年),王安石墓仍在江宁。后来,王安石墓是否迁葬?迁葬于何地?众说纷纭。

 

    一说,王安石墓未迁葬。

 

    其证据是:《清波杂志》:明正德四年(1509年,)南京太监石岩营寿城,取荆公墓大砖,见《野获编》。《宋人轶事汇编》卷十第501页)。清蔡上翔《王荆公年谱考略》的《序言总论》中,批评应《序》说:“公薨葬于江宁,公墓不知所在一语,当时何不知删之!”(应《序》指时朝嘉靖临川知县应云骛在王安石集序文中的话)以此为结论:“王安石死后之葬于江宁,而非归葬抚州。”“直到十九世纪初年,王安石墓仍无从江宁迁回抚州之说。”《争鸣》1985年第二期。

 

    上面列举的二个证据值得商榷。太监石取王安石岩墓上的砖,是在明正德四年1509年,此时,王安石墓早已迁走了。他是在王安石墓迁走之后去取的,取的是没有运走的基砖。只见墓砖,不见墓葬特品,非便不能说明坟墓未迁,反而说明了坟墓大有迁走的可能。蔡上翔在《王荆公年谱考略》中,只是肯定了王安石葬在江宁,并没有断定王安石墓没有迁走。明世宗嘉靖二十五年1546,临川知县应云骛在刻印了王安石文集的序文中说:“公墓不知所在,谋所以专祠公而不获。公元二十世(侄)孙王生瑞从予乞祀田,予既刻公文,复稍助之,以延公祀之。”此证据也不能成立。调查东乡县明崇祯重修上池《王氏族谱世系》得知,王安礼的第七世孙玉朝奇已迁回抚州盐埠岭,这位自称王安礼后裔的二十二世孙王生瑞,不清楚月塘和上池的事情,是完全可能的。要说是王安石敕葬之墓,不便迁移,这倒是一说。

 

    二说,王安石墓迁东乡县上池凤山桃源窠,与王安石上合葬。

 

    其证据是上池《王氏族谱·世系》载:“安石……葬钟山,迁灵谷峰东后月塘。”民国壬午年重修《上池王氏族谱·附录》载有敕文俊所绘《月塘凤山图》,标有墓址所在,并载:“宋荆国文公与纯甫(安上)公告葬凤山桃源窠,午山子向兼丁癸午庚子分金。”还有敕文俊先生下课诗为证:

 

兑龙隐隐山坤方,上有桃源下有汪。

 

气转离宫凤尾穴,台星吊落一月塘。

 

巽水流归银上去,太阳开口又窠藏。

 

贵人执笏围屏耸,排衙列列子癸扬。

 

从今安厝牛眠地,世代公卿状元郎。

 

    作为王安石与安上合葬于凤山桃源窠之墓,暂且不作结论,有待今后进一步考证。但有一条可以肯定,王安石墓葬江宁钟山,后迁灵谷峰东后月塘。

 

    三说。王安石墓迁灵谷山东后月塘村。

 

    灵谷峰东后塘村是王氏祖坟山地。金溪县琉璃月塘《王氏四修宗谱》中载:月塘在王安石的曾祖王明时,已是王氏的祖坟山地,第一个卒葬灵谷峰东后月塘的就是王明,王安石祖父王用之也葬于此地,王安石死后也“敕葬钟山,迁灵谷峰东后月塘。”此《谱》“王用之”栏还说:这里“有庵城陂寺,祭田粮二十三石,系城陂寺僧普慧收藏收租文簿,收粮田段为之世宝”。由此可知,这祖坟山附近有祭田七亩多(当地三石折算一亩)其租谷供子孙祭祖时之用。嘉祐三年(1058年)二月,王安石撰《城陂院兴造记》云:“灵谷者,吾州之名山,卫尉府君(王用之)之的葬也。山之水东出而北折,以合于城陂。陂上有屋,曰城陂院者,僧法冲居之,而王氏诸父子来视墓者,退辄休于此。”(《王文公文集》卷第三十五第420页)。城陂寺在灵谷峰城陂,而今月塘村在灵谷峰东数华里,即原为王氏祖坟山地。

 

    据东乡县上池、徐沅,金溪县里阳等村王氏族谱共同记载:自王安石曾祖父王明至王安石侄孙六代人中,葬于上池的荆公山、烟山、钟山、里坑、刀峰峡、金峰以及东乡县、金溪县边界的灵谷峰、乌石岗、凤山桃源窠等祖坟山地有王明、王用之、王质之、王盈夫妇等共计二十四人之多。按照传统习惯,坟墓必须葬在祖坟山上,尤其是古代,要求更严。

 

    国以史记,家以谱传。从王氏许多族谱中均记载,王安石墓敕葬钟山,迁灵谷峰东后月塘。临川展坪竹溪《王氏十一修族谱永太公世系图》载:“安石,……元祐元年敕葬钟山,迁灵谷峰。”临川大坂源(今临川高坪镇太平洋)《三公王氏族谱·坟山》载:“介甫府君敕葬钟山,迁灵谷峰”。临川车洒(今温泉镇红旗桥车田)《王氏族谱》载:“王安石墓迁灵谷峰祖旁”。孝桥镇横溪《王氏三修宗谱明公总世系》载:“安石公先葬江宁钟山,明太祖迁陵,命归葬于临川月塘,仍赐墓额……”王安石父亲王益之墓也于“明洪武间,迁葬月塘祖坟旁”。

 

    经实地考察,月塘村后,山如屏障,从右手上山为外桃源窠,从左手上山头里桃源窝。《月塘凤山图》迁葬方位寻找,正是月塘村后灵谷山,恰有一块风水绝胜墓地。其坟早已被盗,仅剩一大坟坑。墓座两旁小山如交椅手,前一矮山似公案桌:远处视野开阔,天是一块葬坟佳地。从崇仁县甘坑《王氏九修族谱·坟墓》中“荆国公墓”证实,这块风水绝胜佳地葬的就是宋丞相王安石。

 

    明洪武年间营造明孝陵时,王安石墓迁葬临川月塘。据《精神文明辞书》第96页载:“ 1368年,朱元璋在应天(南京)即皇帝位,国号大明;建元洪武(1368—1398)在位三十二年。”《甘坑塘》中“荆国公墓”介绍:“公卒半山寺,敕葬于钟山之阳我,明太祖迁陵,问曰:旧为若坟?辅臣对曰:水日,为吴王孙权墓山,服为宋丞相王安石。太祖乃曰:孙权居水口,留为守陵。王安石,可召其子孙迁葬,仍赐墓额。时支子孙伯安,丞命,迁葬于临川月塘祖坟旁,有神道碑,火逸其半,见艺文集。”同时,迁葬的还有王安石父王益之墓。《甘坑谱》又载:“王益,娶徐氏生子二,早殁,葬于金山。继娶吴氏,生子五,封仁寿县太君,进楚国夫人,与公合葬江宁府钟山。明洪武迁陵改葬月塘祖坟旁。”

 

    据临川大坂源《三公王氏族谱》载:“王伯安(王安石十六世孙),字允昭,行万二。洪武十五年(1382),以通经博学,官授国子学录,奉诏腾修。”洪武“二十四年春(1391),奉命改迁广西梧州儒学正提举。秩未满,丁父忧,服阕乃赴,阙辞老归田,座年七十有八。”这里,王安石墓不但有迁葬的时间、明太祖与畏臣的对话原文、迁葬的详细地点、明洪武皇帝朱元璋仍赐墓额的敕诏,还有王安石十六世孙王伯安丞命迁葬的事宜、及有王安石神道碑的记载。传说王安石墓是由水路迁葬的。即由江宁大江(今南京市长江)起船,经波阳湖进入武阳水(今抚河下游),再进入汝水(今抚河中游)的。而月塘的灵谷峰就在汝水之畔。所以王安石墓迁葬临川月塘是千真万确的。

 

    还有一件轶事可以作证。金溪县《月塘谱》世系图第七十世(王正三)栏载:(正三),“字德祥,举乡饮大宾。徐氏伐洗荆公山,冢墓殆尽。公以牲醴临山祭奠。徐公曰:‘老者来认祖乎?将何言?’公答曰:‘前朝宰相祖冢。当代宰相伐之,何敢言!?’徐惭,遂止弗伐。这位徐公名徐琼,字时庸,金溪县合市乡大埂徐家村人(距月塘仅十数里)。明天顺(1457—1464)进士,由翰林累官侍读学士,历擢户部尚书,因明代洪武以后废宰相职,以六部为内阁,故尊言徐琼为“当代宰相”。今金溪县琉璃乡月塘村东半华里的“鸡公山”,确系迁葬王安石坟山,因“荆”与“鸡”音相近,故后世乡人误为“鸡公山”。